欢迎访问商洛文联网!
优作擂台
首页 > 经典荟萃 > 优作擂台 > 正文

金陵寺女子会说话
2018-09-26 08:54:53      作者: 王天时       点击:


金陵寺人爱夸张浪漫

金陵寺民国时期称为上秦川,东面与五峪川隔土地岭相邻。其川道最高山峰为熊耳山。过去两个川道同为杨峪河区管辖,后来行政区划时,五峪川划归了杨峪河镇,成为商州城区的新开发区一南秦新区,而金陵寺独立成为一个行政镇。金陵寺人见到邻居被划归为城区后,心里颇有几分不平静。每当五峪川人眉飞色舞地夸耀喜悦时,金陵寺人会冷冷地说:"城区有什么了不起,商州城将来一定会发展到我们金陵寺,熊耳山背后都会是城区”。金陵寺人学会了李白的夸张浪漫,一方面安慰自己落寞的心情,一方面打击邻居的过份喜悦。

金陵人爱以假乱真

金陵是古代南京的称谓,很大气,很富贵,金陵寺人觉得这个名字好,就凑钱修了一个庙,把这座庙也给起了一个名字“金陵寺"。后来一条川也就沿用了这个名字。文革中,金陵寺中学的学生去外地串连,人家问:"你们是那个学校的?"回答说:“我们是金陵寺中学",对方说:“南京金陵第四中学"。本来是山区的一所学校,起了一个以假乱真的名字,一下子身价倍增,变成了大城市学校。新疆有一座大山叫天山,金陵寺人也把自己川道西边的山叫"天山",这座天山相比原氏天尊有些小,名不符实,所以除过本地人知道外,外地很少有人知道。

金陵寺的石头会变颜色

金陵寺的石头会变颜色。金陵寺白底蓝花纹的石头,放在窑里用火一烧,变成了白石头,用来搪墙抹灶,白生生,光溜溜。金陵寺的黑石头,放在锅底下,用火点燃,就变成了红石头,还放热放光哩,能把生米烧成熟饭,能把冷水烧成开水。金陵寺的褐色石头,放在高温炉子里炼,放出来一股子金水,冷凝后就叫铁叫钢。金陵寺的灰石渣子,碾成粉末,能烧成黄色的盆,黄色的瓮。据说熊耳山下还有"铀"矿,只是埋藏的深,现在还无法开采。你看,金陵寺这地方是好地方,到处都埋藏着宝贝。

金陵寺的女子会说话

前几年,一位青年教师让我看他们谈恋爱的短信。他女朋友是金陵寺女子。对话大约是这样的一一女朋友在微信中说:"最近我心脏不好,整夜睡不着觉"。男的紧忙回信说:"很厉害呀,赶紧到医院看医生。"女的说:"我去医院看啦”。"啥病?”"医生说:"你心脏缺了一大块子”。"那是心脏病,现在能做搭桥和做支架"。"医生说:"不能做支架,是缺一块子"。"你看这不是怪事吗,心脏咋能缺一块子?”,医生说:"可能被人偷走了”。男朋友是聪明人,一下子听出了话外之音,女朋友含沙射影,是说他把她的心偷走了。《红楼梦》里林黛玉和贾宝玉谈恋爱,说的尽是风凉话,刻薄话,而金陵寺的女子是奇女子,比林黛玉还聪明,会做事,会说话。金陵寺的女子说的是暖人心的话,说话方式又调皮婉转,透出机灵和智慧,一股子暖流直冲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搅动心底的万千情愫。

我在金陵寺中学教书十年,对这里的风土人情了解,对金陵寺的女子了解。金陵寺的女子既仁义善良,又吃苦能干;既下得了厨房,又上得了厅堂;既懂得小鸟依人,欢天喜地,又会明察秋毫,掌控全局;既是孝顺女儿,又是贤惠母亲。一辈子娶一位金陵寺女子做媳妇,是你的福气。

金陵寺出贤人

金陵寺是佛寺,敬的是佛,佛讲善缘。因此,金陵寺出贤良的人。杨正华老师解放后一直在城中教语文,德高望重。1978年,年龄大了,叶落归根,就调回金陵寺中学任教,我们成了同事。杨老师教书特别认真,快六十的人了,还代两班语文,头一天考了试,第二天放假,学生要通知书上填成绩,他一夜晚没睡,按天明把两班语文卷子看完,登记好。1979年寒假,他给学生补课,讲了一天,劳累地睡倒了两天。真正是个无私心杂念的好人。上竹园中医李先生,给远近的人看了一辈子的病,只看病,不开药房,等于是义务看病,不收分文,现活了95岁,身体还健健康康。你瞅瞅,周围能寻出来几个李先生?

金陵寺出名医

金陵寺是出名医的地方。房店子村房淑兰,留苏学生,西安医学院教授,创办了陕西的微生物研究所,名扬省内外。商洛市医院副院长李双亭,延大医学院毕业,能做开胪手术,把脑瓜盖打开,还能再给你安上。商州区医院院长,著名中医大夫房志哲,咸阳中医学院毕业,看中医是神医,药到病除,每天早晨值班,开始看病,到十二√点半还看不结束。要掛上他的门诊号得提前一两天预约。商洛卫校医院王高卓,西安医学院毕业,三级教授,外科主任,手术精细,还出国到苏丹医疗队工作两年,被誉为支援非洲的白求恩大夫。另外,全湾的全先先,上竹园的李先生,东窑的李逢春先生,都是看病有名的先生。

金陵寺出文人

金陵寺闫村房程华先生,上初中时开始诗歌创作,到高中一年级,就写出了代表作《唱得幸福落满坡》,后被山西农民音乐人史掌元谱曲,唱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2008年文化部在北京工人俱乐部举办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文艺演出,会埸的主标题就是"唱得幸福落满坡"。会议的主题曲就是由青年歌唱家吕薇演唱《唱得幸福落满坡》,动情地歌声,华丽地舞蹈,如仙乐般迷人,让人如痴如醉。


上一篇:水 娃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