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商洛文联网!
文艺评论
首页 > 文艺论坛 > 文艺评论 > 正文

张新彦:暗香浮动月黄昏
2016-07-22 17:47:54      作者: 若 愚    点击:

                                                  ——张新彦其人其画

张新彦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商山汉子。在商州板桥农村,新彦度过了他美好快乐的童年。那里的山山水水滋养了他最初的艺术细胞灵性。揣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如所有的同龄人一样,他上小学、进中学、读高中,后终于如愿以偿地进入了西安美院,再入陕西师范大学美术系学习。良好的教育熏陶,优雅的大学学习环境,良师益友的言传身教,这一切萌动了他发誓要成为专业画家的梦想。

入商洛职业学院后,他自然地成了一名专业美术教师。平时除了上好课带好学生外,就是忘我地创作。他利用自己的知识积累,广泛深入生活,汲取大量素材,一头钻进画室,埋头作画。在长期的国画创作中,他对梅花情有独钟。人说,红梅是一个人精神的象征,是一个人人格化象征。张新彦曾在自己的日记里写道:“雪中红梅,笑傲隆冬,蓬勃向上。我爱红梅不畏严寒和风霜、顽强不屈、积极向上的精神......”我深深地体悟到,新彦对红梅画创作的那种独特的构思与思索。他为了表现红梅的真正内涵,把红梅的气质、风骨在画笔中表现得淋漓尽致,自然得体。他研梅、习梅、画梅,仔细观察梅花的形状、姿态、花型、花色,研究其性、其韵、其品,在不落俗套的描绘中,表现梅花清雅俊逸、冰肌玉骨、凌寒独香的超凡品质,给人以视觉质感强悍的冲击力,从而激发起人们对梅花的崇敬,进而迸发出一种乐观向上、不屈不挠、奋斗超前的精神。

新彦的红梅画,雅朗贵气,笔墨尽致处淡然中现绚烂,情趣彰显处于华丽中现韵味。他尽量在大空间构图展示梅的全景,给观赏者留下想象的空间,使观众觉着有一种宏达的清绮之气扑面,触目出晶莹竟像玉一样有了湿润的质感。其画面一气贯注,气势逼人,或几笔提要钩玄,简古清远。走向、呼应、疏密、明暗、聚散、远近、穿插、虚实、繁简,错落有致,线条劲秀绝伦,既有细化的层次跌进和色彩张力,又有国画的意境空灵和笔墨悠远,倍感高洁纯粹、幽淡绝尘,其形鲜明挺拔,其境空灵含蓄,可谓梅魂。

庄子云:“既雕既琢,复归于朴。”新彦的梅花笔墨运用不苟且,不雷同。细观之,他在五彩彰施,光、色、态等澄现美丽的同时,其展现出来“梅魂”则芟繁就简,境界奇骏。用笔密不嫌迫塞,疏不嫌空松,精略疏密皆备仪不俗,层层叠叠,良多趣味。墨色明暗隐现,浑厚涵博,灵性与古朴一体,骤显大气。他的整个画面的意境、气象、神韵、色调乃至大笔墨效果,随类赋彩高低晕淡等皆暗合于传统,酣畅淋漓且又不失沉厚质朴之感。不因袭,不雷同,不重蹈前人,不复制今人。传统技法认为画梅多宜瘦不宜肥,新彦的梅花却肥瘦相宜,当肥则肥,当瘦则瘦,隐约幽深。红梅旖旎如霞隔罗浮,氤氲千朵,如音栖弦。新彦心静,如静湖,让人顿生联想。这使得其梅画在雅、真之中,能抑浮躁、御粗鄙、戒矫揉,心性自得。皴、擦、点、染交织,干、湿、浓、淡调配合理。濡笔淋漓,浓处精彩而不滞,澹墨楚楚,淡处灵秀而不晦。让赏画者去联想大自然梅花的生命节律,看似自然而超乎自然物象,在必然的秩序中注入灵动,在生命的跳动中引入秩序。因而,我要说新彦的梅花揉大自然天成,襟怀坦荡、真诚,夺物精魂,非等闲花许。

黄宾虹论用笔,极其推崇中锋,新彦笔势劲而稳,羞瘦而腴,一发无余。他的描摹刻画不是单线、平面,而是多线条、多层次,内敛外恣,循环往复,若携生生不息之魂。梅干虬枝苍劲嶙峋,风韵洒落,饱经沧桑,威武不屈;枝条清癯、明晰,色彩和谐,或曲如游龙,蜿蜒向上,梅海凝云,云蒸霞蔚,奇艳壮观。新彦把画作处理得干练、干净、利落、有序,浑然一体。时而物象顿然大显,似有黄河之水天上来之势,时而如万里长江浩荡东去阔然盖野,使人惊魄,拍案而绝!真可谓,其画情调中显神秘颤动,松灵无限潜机趣活跃,在“灵光”图式之中,尤显厚重。他的艺术境界的性灵化,冷峻之中孕含的热烈、奔放,风致情志“乘恬知以寂泊”,又“含合理之窈窕”。

梅花向来不与群芳斗艳,甘于寂寞,妩媚脱俗,淡泊名利,无私奉献。她不因无彩蝶缠绕而失落,亦不为无蜜蜂近随而沮丧,更不似那癫狂柳絮随风飘零,也不学那轻薄桃花逐水而流。新彦的梅花青春洋溢,落落大方,或如少女玉立可爱,或如贵妇超凡脱俗、端庄美丽。她们或仰、或倾、或倚、或思、或语、或舞、或倚戏秋风,或笑傲冰雪,或昂首远眺......

从这个意义上说,张新彦的心迹何不是一幅幅红梅画呢?

                                                                                           (2014.10.16.收笔于商州)

上一篇:一枝新荷出水来
下一篇: 董发亮作品入围2016第十六届中国平遥国际影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