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商洛文联网!
优作擂台
首页 > 经典荟萃 > 优作擂台 > 正文

水 娃
2016-01-20 09:34:14      作者: 柴智省       点击:

我的家乡在银花河上游,奔腾东去的银花河水被横在这里的骆驼山,顶着拐了一个大弯,又沿着骆驼身子转了一圈,形成了银花河有名的太极八卦图。这里够不上真正的南方水乡,但这一河好水却养育着两岸的后生们,人们的生产方式、生活习惯、文化习俗与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单就一些日常称谓多数离不开“水”字,比如水田、水房、水渠、水磨等等,更有趣的是把爱水、会浮水、水性好的人称为水娃。

水娃,对于在河川道水边生长的人来说,那可是受人敬重的。家里出个水娃,那就可以高人一等,在肩挑背驮的传统农耕时代就预示着万事不求人,能吃上饱饭。男水娃受到女孩的追求,女水娃更是香饽饽。

童年时候家乡河面宽阔,河边长着几丈高的河杨、水柳,根深深扎在水里、石缝里、沙堆里,用庞大的根系护卫着两岸农田,不让河水冲毁农田,还能挡住干热风吹倒庄稼。河岸青青草,河水清清流,鱼儿成群水中游。每年清明节过后,一天天暖和起来,水娃们抗了一冬的水性,集中爆发了。晴朗的中午,三三两两拿着铁丝做成的、一米多长的鱼鞭下河打鱼,冬眠的鱼儿感受到水暖,也从河堤石缝里、深水潭里钻出来觅食。鲈鱼之类的喜欢在水急、水大的浪头活动,游得速度非常快,很难用鱼鞭打中,但这种鱼肉质多,细嫩、口感好,属家乡水中上等鱼,扑捉起来也艰难;身上长着红色花纹的桃花瓣鱼、明板鱼之类的喜欢在河边浅水、稳水中活动,游得也慢,这类鱼自然是水娃们最容易捕猎到的对象。用铁丝鞭打鱼也是技术活,技法要领是“围、追、堵、截”。要三五人配合,先从河的上段和下段分别用鱼鞭向中间围堵,中间是手法准、水中跑得快的猎手,只见一阵阵“砰、砰”的猛打声,水花飞溅,一条条翻白的鱼漂了起来,从河边麦地里折一根麦穗,从鱼鳃穿过穿成串,一手提着鱼串,一手拿着鱼鞭继续沿河寻找,不到一顿饭时间,水娃们个个提着一串鱼,满脸笑容回家。打开鱼肚,去掉内脏,晾干水气,用油锅“炕”一下,外焦里嫩,吃起来那才叫爽,尤其在缺吃少穿年代,能吃上这样的美味,那才是名副其实的动荤。除了鱼鞭打之外,聪明的水娃们发明了用鱼篓捕鱼技术。在河里选择不窄不宽处,用石头在水中横砌一条高出水面的石堤,中间留一个口,用竹篾编成的鱼篓接在预留的水口中,晚上放好诱饵,鱼顺水而下,只要游到水口,就会自投罗网。第二天一大早去收篓,当看到满篓的、活蹦乱跳的鱼,那种兴奋劲比现在人打麻将自扣、挑红四“关人”还刺激、还高兴。对于喜欢在石缝里生活的麻鱼子之类的鱼,就用手伸进去捉。捉鱼的要领是两手配合,一手堵住侧洞口,另一只手伸进去捉,有时捉到一只鳖、有时捉到一只螃蟹、有时捉到一条大鱼,也神秘,也不确定。这种传统捕鱼真让人想不通,年年都在捕,年年还有鱼,从童年捕到少年、从少年又捕到青年,鱼营养了一代又一代人的身子,好像鱼的数量也没减少。实现了传统古老的人养鱼、鱼养人的生态平衡。

捕鱼和水中游泳戏耍是整个夏天两样分不开的幸事,只不过打鱼是在河边浅一点的水,而游泳戏耍要选择深一点的水潭。中午是戏水的主要时段,男人在路边的水潭戏耍,女的害羞就选择偏僻、人少的地方戏水。水性好的到深水区戏耍,差的则在潭边浅水区戏耍。戏耍区因水性就自然分开。那时水也大,骆驼山下冲出了两个大回水潭,差不多有几亩地大,一次能容纳几十人。游泳戏水时是充满野性的自由,原始的表现。小水娃们个个光着屁股,一丝不挂,成年水娃也没有短裤穿,脱了裤子放在岸上,只听满河的小水娃们高喊:“老大人羞羞,光着屁股晒日头”,大水娃们双手挡住前面,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水里。到了水里这才安全,反正别人看不清,鱼虾之类的又看不懂。满河水娃都光着屁股戏水。我现在想,当时怎么就提炼不出“裸泳”这个洋玩意词,赶赶时髦?游泳时有的脸对太阳,躺在水上悠闲地游玩;有的肚子朝下脚手齐用劲逆流而上,练习耐力;有的站在潭边的岩石上往水里跳,练习胆量;有的一头钻到水下憋气,练习肺活量;有的拿着一个拳头大的白火石,在水下藏起来捉迷藏,让其他人去找;有的刚学游泳,把裤子打湿,两条裤腿口用绳子扎起来,裤腰用两个小木棍搭成十字撑起来,倒立放在水面,就做成了“水马”,身子躺在两条裤腿中间,靠“水马”的浮力练习游泳。笑声、叫喊声、打击水的声音在水潭、在整个河里飘荡,奏出了人们亲水、爱水,人水和谐的交响曲。但还要过日光晒伤这一关,胳膊、肩膀、脊背是最易受伤的地方。皮肤要经过晒红、晒伤,结痂、离皮的过程,没有四五次反复,这个夏天是过不完的。衣服在水中干了又湿,湿了穿在身上又晒干,你随便走到哪个人面前,很少嗅到臭汗味。

再回首,离开家乡已30年了,但有一个问题始终在我心中萦绕,就是家乡水娃们学游泳这个谜。没有一个人专门教游泳,也没有一个人真的“学”过,是一种“无师自通”的事。只见一群群孩子在河里划着、划着,时间一长,突然就漂了起来,就会了,真是让人意想不到的“突然”!好像水神一直在跟踪点拨,好像你和水的关系融为一体,你是水,水就是你。水给了你的浮力,让你“漂”起来,你的体内有了神秘的水的“基因”,这个基因决定了你水样的性状。现在人体有关水的基因,在父母、学校的严管之下悄悄地在消失。水样的童年,水样的人生还能有吗?

没有从小在河里的野性亲水戏水,没有一年又一年的水中浸泡,没有家长的放手,没有当时农村的“愚昧”,没有清澈见底的好河水,没有水的“基因”,是自然造就不出一批又一批水娃的。

水娃,是一种刻在脑海里的乡愁。

上一篇: 志存高远于山水清晖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