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商洛文联网!
优作擂台
首页 > 经典荟萃 > 优作擂台 > 正文

鱼在洋:在文学的麦田里收获芳香的梦想
2014-04-22 10:19:43          点击:

对于商洛的文学而言,山阳是个绕不过去的话题。这不仅仅是因为山阳出了相当有影响的小小说作家和网络诗人,更主要的是作为文学重镇的山阳可以成为理解新时期商洛文学的样本,研究这里的作家和作品具有借一斑而窥全豹的象征意义。从一定程度上说,山阳这块文学的圣土,为商洛这块文学麦田的丰收作出了有目共睹的贡献。

龙年的夏天,当我又一次重新阅读山阳这些熟悉的作者和他们的代表作品时,我忽然想起那天黄昏,站在金色的麦田边的情景。当一阵风吹过,沉甸甸的麦子如波浪样涌动,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扑面而来,让人有一种喝醉的感觉。那一刻我突然理解了农民对土地庄稼的感情,如同我如今面对这些纸上的庄稼一样,有喜悦,有感动,更有几分沉醉。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艾青的这句诗早让人用烂了,但他表达出的情感却永远不必刷新。对乡土,对故乡,对父老乡亲那种深沉的爱是山阳文学的主弦律,也是特色之一,这是不渗水分的,发自内心的带有体温的真诚表达。作为领军人物的程玉宇、周知、管上我常说他们是三农作家,一个农民一个农校毕业生一个农行的,他们天然和乡土有着割舍不断的血缘关系,对乡村的爱恨交加的复杂情感为他们的作品增加了厚度和质感。老程早期的作品那本叫《麦草的围困》的小书,便是这种“眼里常含泪水”的乡情渲泄,他不管是写诗还是写散文,总是充满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激情。周知作为商洛杂文的颇具潜质的种子选手,他以“踩雷者”的勇气,写出的那篇《扫描商洛文坛》,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自然也引起了不少非议。我至今一直以为这是商洛文坛高屋建瓴的少见的说真话的真正的批评文章,也是周知近年的代表作之一,必将对“可以华贵我们的精神,可以高尚我们的灵魂”的商洛文学的发展继续发挥积极意义。评论家孙见喜在一篇文章里说:“山阳这一伙文人,是一群激愤的人,一群敢于对天地发问的人,他们张狂得很,京津沪的那些笔杆子算什么玩艺儿?中国经典没读几本,外国哲学未必弄懂,对中国底层生态又闭目塞听,只是官场情场生意场的追尸逐臭,还硬是后衣领里插个葡萄蔓子装大红薯哩!就最为程玉宇们瞧不起。如那个管上,他的诗最有画面感,讽刺政治小丑,笑骂人间邪恶,哭泣劳动妇女,最是一颗红心献给党!至少,他们和党有一样的恩爱情仇。”

如果说管上是山阳从网上走得最远的诗人,那么陈毓和陈敏这对姐妹花的小小说便是最养眼的风景。这一方面得力于她们有个文化学者父亲陈道久,让她们对文学有着天生的敏感;另一方面得力于以芦芙荭为代表的商洛小小说军团的影响,让她们少走了弯路,快速地展现了她们不一样的风采。得过全国小小说金麻雀奖的陈毓语言的感觉极好,不是热衷于讲故事,总是在自己独特的语境里传达人生的况味。得过冰心图书奖的姐姐陈敏显然跟自己学过的英语专业有关,吸收了外国文学的营养,讲一个不一样的故事,向读者传达出生活杂味百陈的滋味。她们像商洛的大部分作家一样是有才华的并且凭借才情写作,这是个大长处,也是大短处。长处是激情饱满才华横溢,短处是江郎才尽时很难坚守。柳青说过,文学是愚人的事业,以六十年为一单元。我们文学圈聪明人太多了,做个为文学长跑一辈子的愚人太难了。

人必须活着,爱才有所附丽。鲁迅先生在《伤逝》中的这句话也适宜于谈文学。文学是一个神圣的梦想,但不能当饭吃。梦想尽管开花在纸上,人还得在世俗世界里为精神劳动存贮力量。山阳的作家早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活得很实在,却几十年也没丢弃对文学的梦想。程玉宇打工开饭店再到当法律工作者,二十多年跌跌撞撞的奋斗史里,有多少痛苦多少艰辛外人很难体会,他对文学的梦想却是永不放弃。正是一大批像老程这样的永不放弃的作者们,才让山阳的文学有了年年的好收成。给故乡作者指点迷津的冯有源,写长篇小说的陈健,写杂文的杨述政,写古体诗的金友金,写散文的王启华,一边写诗一边忙着搞宣传的王荣金,写小说的王善盈,写诗的李复奇、郭建贤,写散文的仰孝顺、余显斌,还有写诗写小说以“诗经女子”为网名的毕堃霖,那个写诗的左右……名字太多了,没法每一个名字都点到。让人欣喜的是,他们中间老中青成梯队排列,从事的文学众类齐全,尤其是坚守文学梦想一二十年的占大多数,可见他们不是玩票者,他们真的是把文学当一生的事业来做,他们愿意在依然神圣的文学梦里慢慢变老。有梦想就是幸福的,只要你的文字有你的体温、脉搏、心跳与爱憎,不管得过没得过什么奖,是不是作协会员,这都不重要。只要在文学的庄稼地里无怨无悔劳作一生,都是高尚的,值得让人敬重的。

文学的麦田是一望无际的,再有名的麦子也只是一棵麦子而已,作出摇曳多姿状也是孤独的。只有一片地的麦子都熟透了,才是丰收的景象,才是让人欣喜和沉醉的。愿山阳的作家眼光放远些,肚量放大些,再互相帮衬些,再努力勤奋些,一起在文学的麦田里收获芳香的梦想。

(本文是作者为《山阳文学作品选》所作的序言)

上一篇:宋本省:对书法的“温情与敬意”
下一篇:周春明:回到源头是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