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商洛文联网!
文艺评论
首页 > 文艺论坛 > 文艺评论 > 正文

舒世民:男人和女人的幸福使者
2014-03-31 09:28:10      作者: 顾新闻    点击:

                                  ——解读舒世民小说《我到哪里去寻找幸福》

在现实生活中,因人生观、价值观的差异,人们追求幸福的方式和途径各不相同。这种差异一旦带进婚姻生活,便直接决定着婚姻质量。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没有稳定而美满的婚姻,就谈不上整个社会的和谐进程。

这是舒世民小说《我到哪里去寻找幸福》给我们的幸福提示。

男人或女人,要热爱珍惜自己的这道风景。不要守着这山望着那山、看着这水想着那水。要知道,那山那水再好,是别人的风景。强占为已有,必然破坏原有的景致。即使组成新的风景,或残或缺,也难以实现想象中的美丽。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能走到一起真不易。拥有彼此就该珍惜彼此。

这是舒世民小说《我到哪里去寻找幸福》给我们的又一个幸福答案。

男人或女人,要拿得起放得下,爱就爱,不爱就不爱,留有留的理由,走有走的借口,不再纠缠。最重要的,幸福就是一种感觉,当感觉在某些程度上发生变化的时候,你会发现幸福就是空虚时的一种错觉,幸福的感觉一旦变了质,所谓的幸福也就成了珍藏在心灵深处的奢侈品。

这是舒世民小说《我到哪里去寻找幸福》给我们的又一个最本源的结论。

一部长篇越读越薄,证明书的养分得到了充分的吸纳;一篇小说越读越厚,证明作者有四两拨千斤的功力。舒世民的小说就属后类。他的小说一个重要特征就是语言对话,表白直接干脆,不拖泥带水,一气呵成。没有流光溢彩风物的描绘,没有珠飞玉溅特设的细节,没有高深莫测预留的悬念,整篇小说往往在平铺直叙中得到了充分表达和完全释放。此类手法的运用在商洛文坛可谓绝无仅有,是舒世民在小说领域的大胆尝试和突破。有着这样的才情,他的小说,怎能不让人满怀期待呢!

《我到哪里去寻找幸福》发表在《清风》杂志2011年第2期,给我们讲述了一个未婚女人主动提出结婚,结婚后仍不满足、偏执甚至狂热地追求幸福,最后被幸福抛弃的故事。小说从看似平常的现实出发,以直白的叙述和清淡的细节,直入各色人等的内心世界,展示了被欲望驱使后的生存景象,也寄寓了一切美好事物易逝的无奈。之所以具有一种特殊的艺术魅力,甚至洋溢着某种畅快而又不乏戏说的审美快感,与作者采用的叙事语调和句式特点有着密切关系。叙述者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不动声色地描绘着周围所发生的一切,很少对人物的心理活动进行直接描摹,虽缺少了艺术感染,却多了痛快淋漓。通篇运用“男人说”“女人说”这种男女主人公对话的形式,直接袒露事件的过程和本质。特别是巧妙利用了集反讽和诙谐于一体的表达,使叙述变得趣味盎然,耐人深思。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小说中没有提到钱字,但不良的价值体系一旦形成,就不只是一个家庭分裂那么简单了,直接危害到整个社会健康运转,决不可掉以轻心。至此,小说的深度和广度便鱼贯而出。像《但愿你别再来找我了》、《我不能再站在悬崖边上了》等作品均属此类,也是作者善于观察生活、透视生活的体现。这与作者的人生磨砺不无关系。

舒世民是个军人,早年就读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电讯工程学院,在校期间,除完成学业外,苦读文学名著,苦研文学理论,汲足了文学营养,提高了文学素质,为从事文学创作打牢了坚实基础。转业后一直在商洛市委老干部局工作,现任副调研员,有一个充满幸福的家庭。他为人谦和,淡泊名利,喜交文友,注重友谊,热心助人,常年利用工余为多家媒体校稿,认真细致,精益求精,极少差错,人称“啄木鸟”,深受业界好评。近年来又勤于笔耕,一篇又一篇小说力作在国内多家报刊发表。

舒世民的作品语言晓畅明快,绵密而有韧性,始终保持浓郁的诗意,加上安静的叙述,给人一种整体的谐和感与丰沛的感染力,十分耐读。本篇小说起承转合衔接紧密,然细节处理略显仓促、单薄,让人有意犹未尽之感,但瑕不掩瑜,该小说无疑是情感题材小说中的佳作。

长期以来,舒世民胸中艳阳高照,笔下春风浩荡。衷心祝愿他在艺术的道路上志存高远,风光无限!

上一篇:“张三”形象的典型性
下一篇:王善盈: 岁 月 有 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