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商洛文联网!
文艺评论
首页 > 文艺论坛 > 文艺评论 > 正文

“张三”形象的典型性
2014-03-17 17:59:36      作者: 王启华    点击:

                                          ——读舒世民短篇小说《朋友张三成了光头》
 

短篇小说《朋友张三成了光头》,最初发表于《佛山文艺》2000年第九期(下半月刊),是中共商洛市委老干部工作局副调研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舒世民先生的短篇小说代表作之一。嗣后,该小说又相继被《商山》杂志及《名流天地》一书转载。

张三由于和“我”是大学同班同学,故“我”对其生活经历有比较切深的了解。他人帅、脑子活,学习又好,因此即成了班上漂亮女学生理想的白马王子。由于受传统思想的影响,他在个人问题上一直追求完美婚姻。然而,现实生活的残酷性与他理想中的完美爱情形成了明显的矛盾。一直熬到28岁的张三,工作已五个年头了,才正式经人介绍涉猎爱情。第一次火热的初恋才三个月,只因对方不是“处女”,他的心“真是比刀绞还要疼痛难忍”。无可奈何,女孩扬长而去了!后来他又结识了一位漂亮的职业模特,但却是个“二婚女”,曾给一位大经理当过秘书,钱壮气粗,把张三根本没当人看,他忍受着凌辱,蜜月还未度完就吹了。再后来,张三找了个大他三岁的“老处女”,这女人“漂亮温柔”、“脾气特好”,然而畅游爱河没多久,女人突患重病而去。张三命运真苦!折腾了几次实在是没希望了,但有位好心人却又为其介绍了一个他理想的女人:年轻、漂亮、能干、温柔,甚是迷人,如“仙女”下凡。可这位女子了解了张三的婚史后,却认为“他是生就守不住女人的命”,很快客气地向他“拜拜了”。

几经爱情、婚姻和家庭的屡屡失败和打击,张三的心态彻底变了。他一夜间成了“白毛男”,成了这个世界上“可怜兮兮的”人了!三年后,张三去了很远很远的寺院当了和尚,剃发成了光头,与世隔绝了。只是“我”在三年后的深秋时节去外省出差到寺院游玩时才偶而发现,原来张三竟在这里!此时的张三变得麻木失魂,“我”有心挽回他,可他木然地“不搭理我了”。

《朋友张三成了光头》并没有离奇迂回的故事情节,没有大起大落的迭宕波澜,然而用白描的手法,娓娓道来,直接给人讲故事,如小河汩汩流淌般的语言,让读者感受到作者的匠心独运,以及小说所揭示的主人公张三的内心世界。张三在婚姻上的接二连三地碰壁和失败,完整地给我们塑造出了主人公形象的典型性。

细想起来,处在社会大变革时期,又是世纪之交,张三这一代年轻人命运的悲惨结局,无不是一个时代折射出的生活的缩影。作者并没有对张三进行浓墨重彩铺陈式地描写,尤其是没有对其肖像、心理、语言和行动进行过多的刻画或用笔,恰恰是作者利用了惯于常用的艺术手法,用简练的语言,把主人公由大学生到和尚而成光头的经过倒核桃似地给读者道来。听者还想再往下听张三还在寺院里吗?他到底能在寺院待多久呢……这些,唯让读者去想象了。生活中的答案很多,而张三的命运读者不难想到。

从张三的身上,我们不难萌生出颇多的生活疑虑:张三为什么成了光头?张三成为光头的直接原因是什么?张三其人缘何成了社会大变革时期的悲剧?张三的典型性揭示了一个什么社会现象和本质呢……这一连串的问题,不由得令我深思。小说发表至今已13年了,为何随着岁月的流逝,张三的形象越发在我心灵深处永远不得眠灭,反而其形象时常充盈在我的脑际?作者高超的塑造典型人物形象的艺术手法至今使读者神往。小说是语言的艺术,尤其是要给读者讲故事。作者在似乎柔和的笔触里,彰显出对社会丑恶的辛辣的嘲讽和对世俗偏见的剖析和揭露,深刻地反映现实,大胆地揭露生活中的阴暗面。从这个主题的积极意义方面来说,作者是超脱的、无畏的,更是大智大勇;也凸现出作者对这个社会的关注,对这个社会年轻人命运的关注。作者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跃然纸上,不禁使读者对其肃然起敬。

因此,我要说张三命运的结局,集中体现了一个时期一代大学生面对走出校门后,在事业与爱情两方面的忧伤、苦闷和徬徨。这一代人由于种种生活压力所迫,他们痛苦的抉择,注定了他们对生活的万般无奈。从他们失意或落魄的人生追求中,让作者和读者寄寓了深切的同情。从另一方面说来,主人公追求至高完美的爱情本也无可厚非,但现实是实实在在的啊,要完完全全达到理想中的爱情,达到“外表”与“心灵”的全方位结合那更是不切实际的。这就更高地更理性地告诫我们年轻人,要坦然正视现实,不能追求浮华的不实际的东西!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是在不停地变化着,生活中的很多事情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张三其人,给读者太多太多的启迪,他实在不该沦落到这般天地啊!

文学即人学。对作品主人公形象的塑造臻于完美无瑕,让读者记忆犹新,使人产生共鸣,这才算得上真正的经典作品。这向来是一个作家鼎力追求的。古今中外,许许多多的作家们之所以能成为大家而名垂后世,关键是其作品塑造出了让读者刻骨铭心的典型形象。《红楼梦》中的林黛玉、《骆驼祥子》中的祥子、《青春之歌》中的林道静、《第二次握手》中的苏冠兰、丁洁琼,《红岩》中的江姐、许云峰,《白鹿原》中的白嘉轩……等等,这一切栩栩如生的人物,何不是作者给我们创造的典型形象呢?从这个意义上说,张三形象的典型性意义更加深邃、高大,更有启发和教育意义。

                                                                                          2011年5月3日收稿

上一篇:崔学民:艺苑“怪才”
下一篇: 舒世民:男人和女人的幸福使者